5/29/2013

我的青春、我的FORMOSA (林莉菁)

雖不是我偏好的劇情漫畫 但因為有許多共同記憶覺得很有趣
作者是歷史系出身 對於歷史的真假特別敏銳
我歷史多半低空飛過 得靠數學拉高分數
高一補考完歷史後(因不及格)我就比較沒在碰歷史了(直到大學才有稍碰一點)
所以裡面有關中國歷史地理很熟卻不知台灣的掙扎我應該稍輕微一點(只有都不熟)
幸好當時數學並沒有說2+2=5 不然我應該就會很痛苦吧XD
我也和作者是同高中的學生(我也不懂校門口那跑馬燈要幹嘛XD
不過我高二高三班上第一名的是屏東人啊XDXD
集合精英的學校總是和國中時會有很大的落差(雖說我國中也不是第一名 但多半能前幾名)
我運氣很好仍有兩個科目能和同學競爭(雖其中一個畫圖是考試不考的)
而且因為我是唸二類的班級 我覺得二類的班上氣氛比起主流(?)的一類和三類
稍微沒有那麼競爭激烈吧(高一的班是三類組的班)
我的中文發音也很字正腔圓 台北人來自福佬家庭 住在外省人比例較高的地區
但因為外省人比例很高 所以有優秀也有不優秀的
相比覺得外省人很優秀 我的反應比較是輸人不輸陣
所以他們有學鋼琴那我也要學(我爸媽他們並沒有想到或覺得要學這個)
不過珠算速讀那些我就沒學(會就好 )
因為同學很多都是外省人 所以我並沒有被問是外省人 正確的說應該一直被誤認為是吧
後來工作上有要做有關福老話的東西(語言學習產品)
我的老闆很吃驚我會福老話(其實我也很吃驚他會福老話..)
我也遇過福佬話講的很順的卻是道地的客家人(客家話也會)
其實我的福佬話也只到一般對話的程度 講深入一點的議題就有困難了
我大約是在高中中段到大學時比較有開始注意到政治上的事
高中大學都在博愛特區晃會常遇到遊行 大學班上外省人比例就很少 和國高中顛倒
加上我本名和遊行的人名字相似我同學會開玩笑說我又上電視
還有比方在這篇http://slychen-books.blogspot.tw/2009/06/blog-post.html美勞課的事就是小一小二的事
還有小學有一次路上有國歌還是國旗歌(附近有軍營)一般聽到要立定站好不能走
那天我覺得麻煩而且有的路人也沒這麼做所以我也沒做
結果剛好經過一個大一屆學長旁邊就被他訓了一頓
還有我有一位很要好的國中同學 (外省人 他的爸爸是軍官) 平常我們聊較多興趣夢想
有一陣子她沒什麼連絡 突然某一次總統大選前她打來拉票
我和他有點爭執 我很驚訝她和我的立場差很多(至於他有沒驚訝我就沒問了)
以他家庭背景和很敬重他的爸爸來看其實是有可能
但我唸建築和這塊土地城鄉有關自然和之前學的中國歷史地理不同
雖仍是朋友不過我真的就會避免和他談政治相關的議題
還有幾年前畫日日美好裡有關228的事
因為我的阿公有被抓去(後來沒事 是因為認識一些相關的人 我阿公是商人個性的人)
由於那時我阿公阿嬤都已不在了所以問我爸
我爸說他太小不是很記得但講到這個他還是小小聲小心翼翼的態度(我爸對政治沒太涉獵)

哇 這是個很容易曝露年紀的閱讀感想啊XD

No comments: